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刀破魔天_ 第一节 尴尬的复生-

时间:2021-03-03 02: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光头儿小说刀破魔天 第一节 尴尬的复生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宇……娘,小宇醒了!”一声惊异的女孩的叫声。

    “哗啦——嘭!”

    又是一声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仿佛在远处,伴随着急速又轻盈的脚步声,紧接着是一声沉重的撞击,那是柴门被猛的推开,撞在竹墙上。

    “宇儿!宇儿!”伴着焦急,激动得有些颤抖的声音,很甜,很娇美。

    恢复记忆的一霎那,意想不到的竟是两个女人的声音首先冲进朗宇的脑海,可是他却听不懂那是在呼喊什么。

    努力的睁开眼睛,但透过柴门射来的强烈的光线却刺得他不得不又把眼睛眯起来。“我没有死吗?我还活着?”朗宇的脑子里一阵翻江倒海,一个个残破的片段杂乱的纠缠着。

    浑身软的象一滩泥,任由女人把它揽在怀里,冰凉而细腻的肌肤贴在他的脸上。一滴滴泪水落下,顺着朗宇的脸颊流下衣襟。

    “宇儿,宇儿……”梦呓般的声音不断在耳边重复着,朗宇的身体也随着女人在颤动。双眼努力的张开一道缝,仍是不能睁开,上下眼睑神经质的抖动了两下。

    “小宇,你终于醒了,你看看我,小宇,你看看我,你看看娘。”旁边的女孩拉着朗宇的手,大口喘着气,笑着,流着泪,摇着朗宇的手,有些语无伦次的呼喊着。

    “娘?”朗宇喃喃地吐出一个字音,但他自己都不记得这是什么含义。再混沌般的记忆里,好像这是一个很重要很深刻的音符。

    呼喊声这时却嘎然而止,因为朗宇终于艰难的睁开眼睛。

    迎面的是两张似熟悉又陌生的脸庞。朗宇的心中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左边是一个三十左右年纪的女人。清秀白晰的面容,如两弯新月的黛眉下,凤目中含着泪。青丝如瀑般垂落在瘦削的双肩上。此时微锁着眉头,激动的目光中透着无限地慈爱。右边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稚嫩的小脸倒是和左边的女人有几分相似。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略有些红。

    “小宇!我是月月姐,你叫呀。叫月姐。”小女孩盯着朗宇,用纤细的小手又抹了一把眼睛,急切的叫着。

    “月姐?”朗宇不停的在脑海里寻找着这些似是而非的记忆,好像曾经很亲切却又感到非常遥远。

    我有娘吗?还有一个姐姐?那些音符绝对是陌生的,但在脑海里却偏偏在向他传送着某种含义,再仔细搜寻又不很明了。

    “娘,小宇不认识我们了,怎么办呀?”那个稚嫩的声音焦急的道。

    “不会的,月儿别哭。小宇只是刚刚醒过来,过一会就会好的。你先去打了水来,把……”随着声音渐渐模糊。朗宇又昏睡了过去。

    蓊蓊葱葱的山脚下,一个简陋的竹院,两间的小矮房。丈许高的篱笆围成一个半圆形的围墙,墙上爬满了的不知名的藤蔓,碧绿的叶子招展着。

    东方的天空才泛起淡淡的桔晕,朝露微带着清凉。大半个院子是一片药圃,高低错落着,参差的绽放着各色娇嫩的花。

    这是一个不寻常的早晨,一向沉寂的院子里传出阵阵激动和兴奋的呼喊声。

    穿着紫色花裙着小姑娘快步的从屋里走出来,拎起门前的竹桶,打开竹门,沿着门前的草路向树林深处跑去。不时的还用娇嫩的手指抹着眼角激动的泪水,转身如风一般不见了踪影。

    一个时辰以后,朗宇被放在一个大木盆里,身体浸在一种淡绿色的水中,水面上飘浮着一些药草和几片花辨。紫裙的女孩坐在桶边的竹凳上,依偎在母亲的怀里。

    “弟弟什么时候能醒来呢?哪怕他不认识我们也好。”

    “很快的,月月,别急,他一定会记起我们的。”

    女人慈爱的抚摸着女孩的头,静静的看着沉睡在木盆里的朗宇。

    三年了,这个情景一直持续了三年。三年来她们一在如此的期待着,期待着奇迹,这一天终于出现了。

    竹屋里依然静静的,一如往常,而此刻的母女的心中却剧烈的跳荡着,激动的心情无法掩饰的洋溢在脸上。

    金色的海滩,蔚蓝的大海,温暖的阳光,天空渐渐明亮了。浑身如此的慵懒,只能一任轻柔的海水抚摸着,麻麻的,痒痒的。不记得多久没有这样舒适过了。不,应该从来没有如此惬意的享受过这样的日子,这一片宁静让人不忍睁开眼。记忆肆意的徜徉在如诗如幻的海洋里,很久很久。沉醉在平和,恬淡,温馨中,好像时间都静止了。如果就这般的飘浮着到永久,朗宇也不会介意。

    也许是一梦,也许是很久。

    忽然有一片树叶,或许是一条鱼,倏然地从自己的腰际滑过。朗宇懒得睁眼,只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了一下,是一种软软的滑滑的感觉。

    “动了,娘,你看……”

    “嘘——”随着一个模糊的声音忽然传来。宁静如梦一样的世界被打碎了。

    朗宇再一次醒来,已是三天以后。在他二十八岁的生涯中,还是第一次这么久的沉睡。从来没有一个环境会令他这样不设防的放松心弦,因为他是一个贼,一个让很多人头疼,甚至胆战心惊的贼。如果只是做一个小贼他应该每天都能美美的享受他的生活,偏偏他把买卖做得大了一点,很多道貌岸然的大佬们便无时无刻不在惦记他,想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因此他必需时刻绷紧着脑中那根弦,即使是睡觉。

    然而这一次的一觉醒来绝对与以往不同,他以为自己可能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在他面前的是乌溜溜的四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一张清秀略显有些憔悴的脸庞,一缕青丝垂过眼睑。眼中流溢着水光,仿佛时刻要滑落。在她的肩头处,是又一张小脸,秀气、温雅,透着一种不该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成熟。

    朗宇心中的第一个印象:这是两个陌生的女人,很美很漂亮。当然那个小姑娘只能称为漂亮的女孩。以他半个贼生炼就的睿智的眼光,从她们的眼神里朗宇得出个结论,眼前的两个人对他没有危险,甚至那目光中包含着欣喜和亲切。

    “宇儿?”

    “小宇。”轻轻地,象是怕惊吓着他的声音,几乎同时传入朗宇的脑海中。听起来那么亲近,声音也很柔美,可朗宇却迷茫了。她们是谁?这里又是哪?是她们救了我吗?

    他又回想起最后的记忆里那三个冷寞的扶桑人,象他们手里的刀一样的冷。在他拿到古画轴的一刹那,一道冰冷的寒光透过后背穿出前胸,他看到自己的鲜血沿着刀体的血槽喷出,染满了画轴。

    一片冰凉,一片金光,意识便被抽走了。他从来不靠侥幸,但这一次是的的确确失误了,失误的代价……想到这里朗宇下意识的用手去寻找那刀锋透过的胸口。

    “哇!”朗宇只是扫视了一下自己的,便立即如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蹭”的从木盆里翻了出来。踉跄的夺门而出。

    妈的。变态呀!两个美女盯着一个赤裸裸的大男人,可怜堂堂孤狼一世的英名算完了。

    心中一遍遍的咒骂着,朗宇万没想到,自己会是几乎一丝不挂的躺在大木盆里,只穿着一个不足半尺的小裤头。处男呀,我二十八年的老处男,就这么完了,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哪。

    慌张的跑出了屋子,深一脚浅一脚地满院子转了一圈,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

    这时屋门口传来一阵“咯咯”的娇笑声,朗宇只好先躲在花架后面,双手捂着屁股。人生最悲摧的事情竟然如此莫名其妙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上帝啊,师傅哇,一觉醒来居然让人扒光了衣服。可怜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

    等着,大爷一定会让你们好看,偷光你们的衣服,连裤头都不会给你们剩。

    咳咳——,还是算了吧,本大爷自出道还没那么龌龊过。

    朗宇正自在那做着思想斗争。紫衣的小姑娘一出屋门就靠在了竹墙边,手捂着肚子笑道:“小宇还害羞了,呵呵……”

    白衣的年轻女人也从屋里慢步的走出来,微微笑着看向墙角的那排花架,“小孩子,怕什么羞哇,自己的娘亲还躲躲藏藏的,呵呵,来,先把这衣服穿上。”说着,把手中的一件小衫向花架丢去。却见那件青衫笔直的穿过藤蔓的枝叶间,轻盈的搭在朗宇的肩膀上,而叶子好像都不见一丝擅动,直把朗宇虎得一愣。

    正无比尴尬又郁闷的朗宇哪顾得衣服是怎么过来的,如见到一棵救命的稻草,一把迅速的扯下来。用手一抖就要披在身上,然而在看清衣服的一瞬间突然让他有一种要吐血的冲动。这,这也太小了吧。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孩子的衣服。

    哎!管不了那么多了,好歹能挡上点。

    就是一件小袍子,穿起来倒是简单。套上后还下意识的向下扯了扯衣角,顿时朗宇弯成虾米的身子不由僵僵的愣在那里,看着仅仅露出衣服下摆的小脚丫,他终于开始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自己。

    没错,这衣服就是自己的,可以说就是量身订做的一样。衣服不小,而是……

    “自己变小了?”这个逻辑并不难推出,朗宇立时感到脑袋在一圈圈的膨胀。“我——靠!”果然手、脚都和他曾经熟悉的那一套不一样了,变成了白白净净、娇娇嫩嫩的样子。估计那张脸也不是自己的了,他能感觉得出来。这是怎么回事?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里是哪里?还有那两人女人?太多太多的问题,朗宇的脑袋要转晕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