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将军,你钱包又被偷了_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想家了-

时间:2021-05-28 19:1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本王是大大小说将军,你钱包又被偷了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想家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旁边的人一直呆呆的坐着江北雁也实在是睡不下去了,索性就从床上爬了起来,随便整理了下衣服就下了床,下床后她摸了下莫逸的额头,和自己对比了一下。恩,没有高烧。然后她又浑身上下的检查了下他的身体,发现所有的伤口都复原后才安心的推门出去了。

    楼下傻站着的莫风一看到江北雁从屋子走出来,就在楼下大喊大叫道:“姓江的,你把我哥怎么了。”

    江北雁撇了他一眼收回了视线,皱眉道:“你就不能自己上来看看你哥,还有拜托你不要成天对我没大没小了好吗?现在我欠你哥的也还的差不多了。

    她刚刚可以说为了救莫逸已经放掉了身上三分之一的血,要不是自己意志力强,这会估计还昏迷着呢。

    莫风本来还要说什么的,但是被宇庭一句“上去看你哥吧。”给打发走了。

    江北雁回到楼下后直接就撞进了宇庭的怀抱,然后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对他说道:“送我回家吧,难受。”

    是啊,她现在整个人都不是很舒服,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她现在整个脑子都很迷。

    宇庭看到脚步轻飘飘的江北雁就知道她可能为了救人伤害了自己的身体,但看到她这幅模样真的是不忍心再去责备什么,只是温柔的摸着她的脑袋宠溺的说道:“好,我们回家。”然后他就直接将江北雁抱了起来离开了清倌阁。

    回去的路上江北雁几乎都是伏在宇庭的膝盖上呼呼大睡,而离镇国公府少说也要走上一日,所以一行人回到家的时候宇庭的腿已经麻痹的没有知觉了。

    收到飞鸽传书的安舒颜等人也是早早的在门口恭候着了,只是看到马车却见不到下来的人难免心里有些着急。何易是哥急性子干脆直接上去掀了马车的帘子,安舒颜则是在旁边看的一阵唏嘘,心说这傻小子胆子真肥,要是将军和夫人正好在亲热可怎么是好。

    不过好在宇庭将军没有因为何易的鲁莽而生气,而是看着他说道,“你先将夫人抱下去吧,我的膝盖已经麻了,你叫安舒颜过来给我捶捶。”

    何易掀开帘子就看到夫人睡在将军腿上,而将军则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夫人,那场面真是好不亲热,他差点以为将军要迁怒与他,不过好在并没有。

    把夫人抱下来后回府时他对着门口的安舒颜道:“将军叫你给他去捶腿。”然后说完小脑袋还傲娇的甩了一下。

    “啊?”安舒颜莫名其妙的啊了一声,傻楞了一会还是去了马车那。

    宇庭看到安舒颜后,开口道:“安大夫,快给我锤锤腿吧,本将军这一路上可没被夫人少折腾啊。”宇庭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倾诉对象,扒拉着倒了很多的苦水。

    安舒颜一边给宇庭将军捶腿舒缓血液,一边就听着将军这一路上的艰辛和不容易。虽然他也是蛮心疼将军的,但又觉的这样其实挺好的,至少等将军和夫人好了,他们的感情会更加兼顾的,于是安舒颜安慰的对宇庭说道:“将军啊,你和夫人以后肯定会合合美美的,然后还会生一群大胖小子。”

    其实夫人和将军之间,他觉的一切的隔阂都是因为一个孩子。只要这孩子以后再生一个,那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不过说到孩子也不知道夫人肚子里现在是什么情况,直接问将军他感觉有些唐突,所以他还是决定一会悄悄的给夫人把哥脉,然后看看她是否还能再生育。

    这被安舒颜锤了好一会的腿,宇庭也终于感觉下身舒爽了,伸了一个懒腰从马车上站了起来,然后让安舒颜退下后才下了马车。

    宇庭一下马车就是去房里看熟睡的江北雁,小桃看这如此恩爱的将军和夫人,打内心的有些羡慕。何易看着小桃艳羡的目光搂过了她的肩膀说:“小桃,我们不要打扰将军他们了,我们先下去吧。”

    被何易这突然搂住,小桃先是一惊,但随机放松了自己告诫自己说何易是自己的主人他要做什么都是对的。

    只是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多少内心都会有些少女心。

    安舒颜看着这对也是无奈的直摇头,心说这两人到底啥时候才能大大咧咧的敞开心扉呢?要是小桃和当初的夫人一样勇敢,或许这两个人早就成事了。

    江北雁就这样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睡了整整一天,而这其中除了有宇庭的陪伴以外,江北雁的奶奶也是没有松懈过,前前后后来看了也不知道多少次,就是担心自己的雁儿会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可以及时知道。宇庭看她老人家一把年纪还这么为江北雁操心也是于心不忍,就随便找了些话支走了奶奶。

    奶奶也怕自己在这碍着两个小情侣,所以就干脆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给江北雁做了顿早饭。厨房间的人都知道奶奶的孙女回来了她心里开心,也都没拦着,而是看着需要什么帮忙的上前帮帮她。

    只是直到晚上夜幕降临江北雁都没醒过来,所以那顿早饭注定凉透被倒掉,奶奶心里很不是滋味,但也没有说什么。

    一边的奴仆好说歹说才把老人家劝着去睡了一觉,不过谁都直到老人家睡不好。

    隔天早上江北雁就醒过来了,她一醒来就发现宇庭伏在床边睡着了,内心有些触动,这一觉是第二次了吧,自己在受伤后醒过来总是看到他的守护。只是宇庭,我该怎么办才好,我的心里总是容不下你了。

    江北雁愧疚的抚摸着宇庭的发丝,眼泪就不自觉的涌出来了。温热的泪滴打在宇庭的面颊上惊醒了他,朦胧睁开眼睛后他揉了揉眼睛,然后一看是雁儿在哭,着急道:“怎么了,怎么了雁儿,这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我没有哪里不舒服,只是心里很难受,庭,我不想骗你,我现在就是不知道要怎么爱你,我似乎已经忘记怎么去爱一个人了。”说着她就捂着眼睛嚎啕大哭了起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